歡迎光臨第一家居網
用戶名: 密碼:  注冊
 

網售處方藥面臨“解禁”利好互聯網醫療千億級市場

2019-9-24 編輯:admin 閱讀次數:
  導讀:    暖風頻吹,互聯網醫療在近期迎來政策性利好。   8月26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二次會議以164票贊成、3票棄權,表決通過新修訂的《藥品管理法》。在新版《藥品管理法》中,處方藥未被列入不得在網絡上銷售的藥品種類中,這被視作是沖破網售處方藥禁區的信號。...

  

暖風頻吹,互聯網醫療在近期迎來政策性利好。

  8月26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二次會議以164票贊成、3票棄權,表決通過新修訂的《藥品管理法》。在新版《藥品管理法》中,處方藥未被列入不得在網絡上銷售的藥品種類中,這被視作是沖破網售處方藥禁區的信號。

  4天后,國家醫保局發布《關于完善“互聯網+”醫療服務價格和醫保支付政策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首次將“互聯網+”醫療服務價格納入現行醫療服務價格的政策體系統一管理,對于符合條件的“互聯網+”醫療服務,按照線上線下公平的原則配套醫保支付政策。

  雖然兩項政策并無關聯,但實際上與“三醫聯動”息息相關,即醫保體制改革、衛生體制改革與藥品流通體制改革聯動。隨著網售處方藥的政策缺口打開,勢必加快處方外流的力度,并倒逼公立醫院對“以藥養醫”體系進行改革。

  而互聯網診療首次納入醫保支付后,慢性病、常見病的診療將加快實現線上化,對公立醫院的病患者進行分流,從而減輕醫院的診療壓力,與此同時還將加速互聯網診療的普及,對平安好醫生等企業構成利好因素。

  新規背后

  爭議多年,網售處方藥政策一波三折

  回顧新版《藥品管理法》的出臺經過,網售處方藥在政策層面上出現過多次搖擺。2014年5月,原國家食藥監總局發布《互聯網食品藥品經營監督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首次提出放開處方藥在電商渠道的銷售。

  由于存在監管問題,2016年5月,原國家食藥監總局決定結束互聯網第三方平臺藥品網上零售試點工作,次年原食藥監局先后發布兩條新規,明確規定不得通過網絡銷售處方藥和國家有專門管理要求的藥品。

  不過,事情在2018年又出現轉折。當年4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的意見》,規定對線上開具的常見病、慢性病處方,經藥師審核后,醫療機構、藥品經營企業可委托符合條件的第三方機構配送。

  此后,醫藥電商平臺只能采用線上展示、預約,線下門店配送的形式開展處方藥的“網訂店取”“網訂店送”,以符合線上線下相一致的規定。

  這一做法的好處在于加強網售處方藥的監管力度,但難以真正形成市場規模。對于醫藥電商平臺來說,如果想要擴大市場份額,唯有繼續收購更多線下藥店,從而拓展電商的配送范圍。

  “目前自營藥品最大的難點在于政策法規不明確,相關規范不明晰,企業在經營中缺乏有效指導。”京東健康相關負責人表示,當前藥品經營中最大的成本來自于藥品本身的成本與專業藥學服務人員產生的費用。

  但網售處方藥的爭議仍未結束。今年4月,《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修訂草案)》(以下簡稱修訂草案)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次會議審議,當時修訂草案明確提出“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藥品經營企業不得通過藥品網絡銷售第三方平臺直接銷售處方藥”,當時會議上未對修訂草案作出表決。

  直至8月26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二次會議表決通過了新修訂的《藥品管理法》。根據新版《藥品管理法》規定,疫苗、血液制品、麻醉藥品、精神藥品等國家實行特殊管理的藥品不得在網絡上銷售,處方藥并不在列。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行政法室主任袁杰表示,現行做法是明確規定網絡不可以直接向公眾銷售處方藥,不過綜合各方面的意見,堅持線上線下相同標準、一體監管的原則,法律就網絡銷售藥品作了比較原則的規定,即要求網絡銷售藥品要遵守藥品經營的有關規定,并授權國務院藥品監督管理部門會同國務院健康衛生主管部門等部門具體制定辦法,同時規定了幾類特殊管理藥品不能在網上銷售,為實踐探索留有空間。

  掘金潛力

  處方外流撬動千億市場,電商平臺迎搶食機遇

  目前醫藥電商平臺主要以阿里健康、京東健康、平安好醫生等為主,而且這些企業已擁有一定的營收規模。阿里健康2019年財報(2018年3月至2019年3月)顯示,公司電商類業務達50.45億元,占公司營收比例達99%;京東健康披露的數據稱,目前公司實現營收過百億元,大部分營收來自藥品電商業務;平安好醫生今年上半年實現營收22.73億元,其中健康商城貢獻營收14.54億元。

  中國社會科學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鵬認為,網售處方藥風險可控、可以開放,但需給監管部門、衛健部門、醫院一個過渡期,隨著大眾需求的升級、收入的升級,隨著企業間的不斷競爭,最終市場會走向健康。

  “別一上來就要求那么高,這是不現實的。”朱恒鵬表示,此次修訂后的《藥品管理法》,可能會對開放企業數量做出規定,如果限制企業數量,建議開放10家-20家企業,“千萬不能只開放1家-2家,大的藥品配送商國藥、上藥、華潤等以及大的網絡平臺,都應該被納入考量范圍。”

  除了監管層面的放開,網售處方藥的另一個關鍵是處方外流。去年10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通知,明確提出支持處方外流,把藥品購買權交予患者。這意味著原本患者在醫院就診、開處方并獲得藥品,現在處方外流后患者可以選擇在醫院或零售藥店購藥,將就診和購藥分離。

  能夠分享處方外流的不僅是傳統的零售藥店,電商平臺也有機會瓜分蛋糕,后者在藥品領域的占比很低,但增速很快。目前網絡藥品的市場規模總體還不大,占整體藥品零售市場的5%左右,投資者預計這一部分電商化后,將形成高達千億級別的新市場。

  米內網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三大終端六大市場的藥品銷售額實現17131億元,同比增長6.3%。從實現藥品銷售的三大終端的銷售額分布來看,公立醫院終端市場份額最大,2018年占比為67.4%,零售藥店終端市場份額占比為22.9%,公立基層醫療終端市場份額近年來有所上升,占比為9.7%。

  不過,處方外流的重要前提是建立處方共享平臺,如果藥品銷售網絡和醫療機構信息系統不能實現信息共享,處方來源的真實性無法得到保障,患者的用藥安全問題無法解決,因此互聯網醫療企業與各地政府正積極推動組建處方共享平臺。日前,甘肅省衛健委正式啟動“電子處方信息共享平臺”項目,這是國內首個省級電子處方信息共享平臺。

  雙重利好

  互聯網診療納入醫保支付,平安好醫生有望增收20億

  在網售處方藥打開一扇窗的同時,互聯網診療首次被納入醫保支付也對行業構成重大利好。8月30日,國家醫保局發布指導意見,首次將互聯網醫療服務納入醫保支付,并對納入項目準入的標準(即進入醫保的醫療服務提供主體)、醫療服務范圍、醫保支付價格機制等都有明確的說明。

  平安好醫生相關負責人向記者表示,這將是互聯網醫療行業發展的重要里程碑。烏鎮互聯網醫院副院長曲曉良也認為醫保新政具有重大的意義。他向記者表示,既往互聯網醫療收費都是患者自費購買,確實不利于互聯網醫療的普及,也有悖于醫保支付的廣覆蓋。

  互聯網診療納入醫保支付后,將直接對互聯網醫療帶來不菲的收入。平安好醫生早前在投資者電話會議上透露,平安好醫生上半年每天65.6萬問診人次,一半是線下類似的醫療問診。還有一半是進行一些咨詢。公司簡單粗略地計算,如果以1天問診30萬例計算,單次收費20元/次,那么一年合計收入超20億元。

  不過,此次《意見》明確“互聯網+”醫療服務價格項目準入應符合的五條基本原則,包括應屬于衛生行業主管部門準許以“互聯網+”方式開展、應面向患者提供直接服務以及服務應對診斷、治療疾病具有實質性效果。

  曲曉良認為,互聯網診療醫保支付五條原則,可以說是對“核心診療”的基本定義,由此可以明確區分“在線咨詢”與“在線復診”,比如“對診斷治療有實質性效果”這一原則,如果嚴格執行,對復診后沒有“電子處方”,僅指導輔助檢查等建議,可不予支付,也會導致各地對具體支付的分歧。

  由于細則尚未出臺,因此互聯網醫療企業仍在等待最終的政策落地。京東健康相關負責人向記者表示,期待政府有關部門對“服務應對診斷、治療疾病具有實質性效果”的定義進一步明確,不過相信具有診斷性質的在線診療和慢病復診都應該會被認為是具備“實質性效果”的。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如有侵權,請您告知,我們將及時處理。

下一篇:沒有了!
title
第一家居網 國內最專業的家居知識、最權威的家裝信息平臺 服務QQ:790646582 e-mail:[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第一家居網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 吉ICP備14005127號-2
本站部分資源來自網友上傳,如果無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本站,本站將在3個工作日內刪除。
2018中国男篮赛程表